綠茶Skye

肖根坑底躺平 錘攻 不定時更文
微博同名

[肖根ABO] 上

*繁體字出沒

*OOC

*不喜勿入

總裁Shaw X 小學老師Root
       [A]                      [O]

接之前的2篇

            感謝 @六缺一_安灬寧- 的催文

連結放評論

[肖根ABO]

*繁體字出沒

*OOC

*不喜勿入

總裁Shaw(A)X小學老師Root(O)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2386874869026


連結放評論~~~~

[肖根]我和我的貓女友4

*繁體字出沒

*人物OOC

*不 喜 勿 入

人類ShawX貓Root

------------------------------------------

  Shaw實在無法忽視懷中正在瑟瑟發抖的活物,用力踹開家門後,以防幼貓的傷口越發嚴重,Shaw三步併作兩步地走到沙發前把外套快速脫下舖在上面在無比溫柔的把幼貓放下,深怕牠著涼了。



  快速的從櫃子拿出醫藥箱同時翻出醫療用手套戴上。總不能讓牠感染吧,Shaw想。


  做好一切準備後才回到沙發前,這時的Shaw聽見了幼貓發出的細小呻吟聲,似是催促著Shaw的動作得在快些。



  起初幼貓拚命的掙扎,小爪子揮啊揮的但都沒抓到人叫的也越撕心裂肺,一直到Shaw輕柔的揉了揉牠的頭才穩定下來。用濕毛巾給牠把身體的血污和髒東西擦拭乾淨,在剪掉了傷口附近的白色短毛,給傷口消炎後上了點麻藥,Shaw可不知道麻藥對貓有沒有用,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了。



  細心的用棉花棒沾些塗抹式傷藥為幼貓的每處傷抹藥,棕色大眼充滿了像淚水的液體,這時Shaw才看到最為觸目驚心的傷口,一道長長的血痕從耳廓到耳根子處,就算是最好的獸醫也救不了幼貓右耳已經聾了的事實。


--------------------------------------------------

  全部處理完時已經深夜,幼貓早就精疲力竭的睡著了。東西收拾乾淨,也去洗了個澡後,Shaw才回臥室休息。


  一夜過去,Shaw一大早的就往超市奔,為的就是要趁幼貓醒來時有食物填肚子,畢竟昨天一定浪費了太多精力今天肚子絕對會非常餓。



“喵~”
  在提著一堆貓糧、罐頭和各種毛小孩用的物品進門時,幾乎是瞬間就聽見了奶聲奶氣的叫聲,不知道可能是因為翻身而摔下沙發或是不喜歡纏在自己身上的繃帶的Shaw皺了下眉頭把手中的物品隨地放下就急忙去查看幼貓的狀況。




  事實是狀況並沒有Shaw想的悲觀,幼貓看起來只是因為肚子餓卻動彈不得不開心的在叫罷了,Shaw把幼貓抱起來在隨手開個罐頭放在牠前面,嗅了嗅,不吃……,極度耐心的又開了貓糧抓了一把放在幼貓面前,還是嗅了嗅,不吃…。




  會不會是口渴呢?Shaw心想。拿著剛買的貓盆抱起幼貓就往廚房走去,往貓盆裝了些水後放在牠面前,這次和剛才不太一樣舔了舔幾下就不動了,正當Shaw還在懷疑人生卻意外瞥見了幼貓的目光——在餐桌上的那盤水果。



  突然的想起了初遇時幼貓就是偷自己家的水果…。



  隨便拿起一顆葡萄就想往幼貓嘴裡塞,但可惜的是,這不是牠的目標,幾乎每個水果都試一遍後Shaw發現幼貓是在盯著一個她覺得最不可能是牠目標的水果——一顆蘋果。

“你認真的?”

  開玩笑吧…這蘋果比你頭還要大,Shaw在內心嘲笑道。



  最讓Shaw崩潰的瞬間是當她拿起那顆蘋果時,幼貓的眼睛就像發了光似的,有著倒刺的舌頭也不時的伸出來舔了舔嘴唇後又縮回去。


  一隻幼貓可吃不下那麼大的蘋果,何況是一隻受傷的貓。


  無奈,Shaw把蘋果打成汁後拿去喂了幼貓,看著幼貓挺開心的一直舔著她的手背,好吧,Shaw承認她也挺開心的。


  Shaw不知道她的寵妻…不對寵貓生活就此展開




 

[肖根]我和我的貓女友3

*繁體字出沒

*人物確定OOC

*不喜勿入

人類ShawX貓Root

--------------------------------------

  每天突突人、拯救號碼的扭腰小霸王,生平第一次被一隻貓給挑釁了,換做是以前,敢挑釁她的人現在要不還在醫院躺著就是已經見閻王了。

  但可惜的是那是一隻貓,不是人,Shaw不能像以前一樣簡單粗暴的打殘牠,更不能直接送牠上西天。

  揉了揉太陽穴後,腦子靈光一閃,一個幼稚的想法跳了出來——和牠冷戰,Shaw才不管這想法是否幼稚,反正到時候有用就是好方法。

  這時Shaw從口袋掏出了手機看了看時間,還早,接著不急不慢的朝另一方向走去。

  幼貓歪了歪頭似是思考著女人這麼做的原因,無奈,只好咬起女人先前給的罐頭繼續屁顛屁顛跟在後面。

  走著走著,就來到了一家一看就是高檔餐廳的地方,用貓腦想也知道牠不可能進的去,絕望下看著女人進去後乾脆的把罐頭放下就地吃了起來,誰知道這女人進去就是2、3小時…。

-----------------------------------------

  今晚,Finch難得的請她、Reese和Fusco吃飯,雖說薪資不低,但既然不用她出錢,何必跟食物過不去?

  本來,Shaw是想回安全屋休息會的,不過被幼貓一激,就決定不回去了,早到也沒什麼不好嘛,她想。

  伴隨著公事和閒聊晚餐結束了,走出餐廳,意想中的那隻幼貓還在,只是趴在不怎麼顯眼的角落,不仔細看還真的注意不到。

  貓耳抖了抖,應該是因為牠注意到了遠遠望著牠的Shaw,站起身後緩緩的走向Shaw。

  Shaw並沒有等幼貓走到自己腳邊,而是轉頭就走,幼貓見到這幕加快了腳步跟上Shaw。

  走了一段路,見女人沒有理牠,就連正眼也沒往這邊看過,幼貓決定叫幾聲試試。
“喵~喵~”

  走在自己前方的女人依然沒有搭理牠的意思,不能放棄,繼續。
“喵~喵~~喵”

  沒想到這一叫就叫到了女人回到了自己家,嫻熟的摸出鑰匙打開門後,一整晚就沒在出來過。

  嗯,生氣了,幼貓想著。

  回安全屋的那段路,Shaw內心是掙扎的,她有好幾次都差點沒忍住想往後看幾眼,但她在和牠冷戰啊,不能就這麼快的認輸 。

-------------------------------------------------

  一晚過去了,一大早出來準備晨跑的Shaw一開門就瞥見了一個紙箱在離自己門旁不到3公尺處。

  想著不知是哪個沒水準的人亂丟垃圾,好心想順便撿去丟掉,才走了不到5步就看見非常熟悉的身影躺在裡面呼呼大睡,絲毫都沒發現有人在旁邊。

「………這隻貓還會給自己找房子了」

  不管…Shaw還是不想理牠。

  2天過去,幼貓還是在同個位置沒變過,這2天來,Shaw還是心軟,看牠太瘦總是會逞牠沒注意時往箱子放點吃的,這是她最大的讓步,Shaw在心裡解釋。

  一切的改變從第3天處理完號碼回來後,習慣性的往箱子放點食物,卻瞥見了幼貓身上觸目驚心的傷,現在應該是因為傷太重而處於昏睡狀態,Shaw二話不說立馬把幼貓抱起,箭步回到安全屋。

  管不了那麼多了………。

[肖根] [ABO]

*繁體字出沒

*人物OOC

*不 喜 勿 入

總裁ShawX小學老師Root
        (A)                 (O)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8728871305598

不會用網址…

自己產糧吃,網址點不開放評論

[肖根]我和我的貓女友2

*繁體字出沒

*可能OOC?

人類ShawX貓Root

---------------------------------------------

  紐約街上,穿著黑色外套的女人漫無目的的走著,秋季的到來使天氣逐漸轉冷,距離上一次見到那隻幼貓已經過了半個月。



「不會離開了吧?」
    女人吃著手上的三明治心想,不一會兒,隨著想法越來越黑暗,她開始後悔當初沒幫那隻貓。



  想法越來越多,心也越來越煩,女人決定找個附近的公園坐下來歇一會。


  歇一會,她原本是這樣想的。

“Hi 黑面…Shaw,今天怎麼難得沒和神奇小子突突人拯救世界?”
  來人接收到了對方的瞪視馬上改口。

“休假”
  太棒了,因為那隻貓所以想歇會,現在又來一個Fusco,覺得接下來都不得清閒的Shaw感到深深的無力。


----------------------------------------------


“我覺得吧,最近警局新來的一個姑娘可能對我有意思” 

  翻了個白眼,從隔壁大嬸到警局新來的姑娘,已經過了10多分鐘,也代表著Shaw已經浪費了生命的10多分鐘。


“颯颯”
這時兩人頭上的樹葉有些不尋常的動靜,可能是風吧,Shaw想。


“你別嚇著對方就不錯了”

“颯颯颯”
  才剛說完這次頭上的動靜比之前更大,覺得不對勁的Shaw抬頭往上一看。


“啪!”
  就在那0.不知道幾秒的時間內,一個毛茸茸的東西就這樣砸到她臉上。



  幾乎是瞬間,在那毛茸茸的東西砸到她臉上時Shaw就直接把那東西抓了起來。


“喵~”
  對,就這麼一隻活生生的白貓映入眼簾,嘴裡還咬著一隻斷氣的鳥。



「窩草,這隻貓是在我倆頭上抓了10多分鐘的鳥?」

「不過這隻貓…看起來好眼熟,等等,這不就是半個月前的那隻幼貓?」

  Shaw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


---------------------------------------------

  草草敷衍完Fusco後Shaw放下手中那隻貓立刻跑去最近的超商,被丟下的Fusco一臉莫名其妙,由於沒有研究只好隨便挑了幾個看起來不錯的貓罐頭連找回的前都不要就往公園奔。



  再回來時Fusco已經不在了,只剩那隻幼貓還高雅的坐在長椅上。


  這次,Shaw不急不徐的走向牠。


  蹲在長椅前的Shaw已經把全部罐頭都開了,但是見幼貓還是一動不動就只是用水汪汪的棕眼看著她,Shaw眉頭一皺思考了一陣子,猜想可能這隻幼貓不喜歡有人看著牠吃東西,像上次,在一堆貓前牠也沒去和牠們一起分享食物。



  Shaw不知道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確,不過就算不正確她也沒理由待在那陪牠吃飯,至於買罐頭給牠的理由,嗯…就只是怕牠餓死,Shaw在心裡解釋到。




  站起身後,轉頭就往安全屋的路上走,到了公園門口後,好奇那隻幼貓有沒有吃的Shaw回頭看了眼,但長椅上沒有了白色身影,正當失望之餘,餘光瞥到下面有白色物體,正眼一看,幼貓坐在自己腳邊嘴裡不再是那隻斷氣的鳥,而是剛剛開的其中一個罐頭。



「這傢伙現在是在跟著我?」

  懷疑的Shaw往前走了一段路,一回頭看那隻幼貓還是在她腳邊,她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第二次回頭,那隻貓還是在她腳邊,第三次走了一段路後,回頭,幼貓不在了。


「走了?也好」


  Shaw今天第二次皺眉後嘆了聲氣,準備慢慢回安全屋…………………。

  一轉頭就看到那隻幼貓站在她前方,悠閒的舔了舔毛。

「這隻貓現在是怎樣?會繞近路?」

  幼貓那張臉上雖然感覺笑笑的,但Shaw卻非常想扁牠,她意識到,這隻貓在挑釁她。



[肖根]我和我的貓女友

*繁體字出沒

*可能OOC?

*「」為Shaw的想法 

人類ShawX貓Root

-----------------------------------------------

   Shaw覺得,她家可能是遭小偷了,為什麼說是可能呢?因為每當一晚上過去,廚房裡的水果都會不見一半,但是如果是小偷做的,為什麼只偷她家?又為什麼不見的只有水果而非沙發…?


 
  最奇怪的是,謹慎如Shaw,被偷的當下她竟然會沒有醒?!所以Shaw合理的懷疑要不是她家遭小偷就是她夢遊把一半的水果給丟了。


 
  想了許久,Shaw決定拿著她最愛的那把格洛克17晚上來抓賊。


----------------------------------------------------

隔天晚上,凌晨12點………

「沒人?…應該是太早了」

凌晨1:30…………

「還是沒人?良心發現換家偷了?」

凌晨2:30點

「不會吧…該不會真的是我夢遊?」此時無時無刻的面攤臉已經出現了懷疑人生的表情。


  又半小時過去,盤著腿坐在沙發上的Shaw已經有些昏昏欲睡,突然……“磅!”的一聲嚇醒了差點睡著的Shaw,這下Shaw已經睡意全無,拿著手槍怒氣沖沖的三兩下就奔到了廚房,遺憾的是廚房裡並沒有她想像中黑頭套包頭的賊,只有一隻全白的小奶貓,或許還有碎了一地的盤子,Shaw管不了那麼多。



  小貓似乎是嚇著了,咬著一顆葡萄就往窗外跳,不見了,只留下在屋中凌亂的Shaw,看來這次,她真的要懷疑人生了,一個ISA前特工竟然會忘了鎖窗戶,還被一隻幼貓搶了食物。



  這下好了,不僅被搶了食物,還要打掃地上那碎了一地的碎片。



----------------------------------------------------

  一輛不起眼的箱型車內出現了突兀的笑聲


“Reese,你在笑下去,我保證你軍火庫裡的寶貝們會慢慢消失”

“Sorry,Shaw,我還是不敢相信你會被一隻貓搶了那麼多天食物”



  Shaw發誓,她總有一天要炸了Reese的軍火庫



“Ms.Shaw,我認為妳該慶幸,至少是一隻貓而非一個人”             

耳機裡出現的紳士聲音讓Shaw翻了個白眼決定不理他們繼續在人群中盯著號碼。

 


  今天的號碼很簡單就早早處理完畢,只是一個女人的前夫看不慣比他更成功的前妻,想逞那個女人下班回到公寓後把他解決掉,對於這種人,Shaw和Reese是不看在眼裡的,分分鐘結束。



  回安全屋的路上,Shaw在一個狹窄的巷子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是那隻白色的小貓。



「牠?原來住這附近」

「這隻貓,體型看著比旁邊其他的貓都要小隻,明明肚子就餓的不行,還要高傲的坐在旁邊看著那些貓吃著路人施捨的罐頭,假裝一點都不屑也不餓,牠是不是腦袋燒壞了?」




  Shaw決定不要管牠,畢竟牠偷了她家那麼多天水果,一定有能力搞到食物,這麼想的Shaw一路晃回到了安全屋。

-------------------------------------------------


  夜幕降臨,肚子餓的Shaw出來去轉角的牛排館買晚餐。



路上經過了下午時的小巷子,Shaw下意識的往裡面看了幾眼,沒看到熟悉的白色身影,只有早上吃剩的罐頭和一些垃圾還在原地,嘆了聲氣後繼續往前走,Shaw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嘆氣,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牛排吃起來特別沒感覺,以前的她,只要吃到牛排都會非常開心,可能是廚師廚藝退步了,Shaw想。


  半個月後,Shaw又遇到了那隻小奶貓。